长期白嫖。光速退步。社恐话废。总之慎fo。

 

【羅斯阿魯】一


》1


阿魯巴·弗流林戈起床時已經是中午了。


太陽早已立在頭頂,散發出的光和熱也是一天中最高的,可屋內的窗簾被緊緊拉上,僅能瞧見一點被堵塞的陽光,整個屋里還是昏暗一片。


阿魯巴一如往常有些木訥的呆坐在床上看著略微透著光亮的窗簾愣了好一會才緩過神來,換上早就放在床邊的衣服。進了洗手間簡簡單單折騰了幾分鐘,走到客廳裡目光準確落在鋪著印花桌佈的飯桌上。阿魯巴拿起還有溫度的三明治,邊吃邊向對面的墻上看去。那地方掛著塊木板,上面用著熟悉的筆跡寫著當天的日期以及具體的行程。阿魯巴舔了舔沾有奶油的手指,砸吧砸吧嘴,豎起另一隻手的食指,在半空中比劃著。同時那塊顏色奇特的木板上也漸漸浮現出字來,流暢的字體接著之前所寫的,兩者的風格如出一撤。


整點報時的聲音響了起來。阿魯巴揣上剩下幾塊三明治,順手帶上了門。


》2


很多人都知道,勇者阿魯巴一開始是個只會吐槽的笨蛋。


當時他抱著打敗魔王露基梅德斯的決心,背著把厚重的大劍聽從國王的號召成為了第四十五名勇者。那時候的他真的蠢得要死,總是做出些不經大腦思考的奇怪的行為進了監獄導致旅途一次次擱置。之後他漸漸知曉了世界的真相,先是成了大家眼中四處幫忙的紅狐,再是魔力過強而不得不放置魔界的勇者阿魯巴,之後又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了其他人的魔力,最終便是如今的大魔導師。


現在阿魯巴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性子還帶著少年時的溫吞,卻也比當初成熟了許多。在與弟子授課時的親切自然和遇到難題時的鎮定穩重都並不矛盾,阿魯巴對於目前的生活樂在其中。


而再次遇見克萊爾西昂也只是一場偶然。


克萊爾西昂從不按常理出牌,想做什麼事不打一聲招呼就率先行動了,還一副嘲笑的表情調侃勇者桑依舊沒長進啊這種事情不是應該早就習慣了嗎。西昂總有千萬個不重複的理由反擊阿魯巴的吐槽并成功將矛頭掰回去,而這兩人也一直都是你來我往的相處模式。

 

這次距離上一次來相隔了幾年——對於魔族來說自然是毫無影響——似乎是因魔界又出了什麼亂子,西昂和克萊爾急匆匆的趕過去處理,結果一著手便是很長時間,長到西昂也在某一天忽然覺得已經很有沒看到阿魯巴了。

 

當他通過空間入口出現在實驗室里,阿魯巴正在用魔力收拾器材,年輕的大魔導師看到突然出現的西昂吃了一驚,手不禁一抖魔力出現動搖那些尚未歸位的零件七零八落地往下掉。罪魁禍首克萊爾西昂毫無半點羞愧感頗有興致地觀察著阿魯巴手忙腳亂地重新組裝,嘴上說著喲勇者桑語音上挑嘲弄滿滿的話語,心裡也有些不太高興地承認阿魯巴現在的模樣正是青年到三十歲成熟凜然也稚氣尚未全無的過渡階段,感覺更像一個可靠的大人了。


阿魯巴盯著出了神的早已沒了三根天線的前勇者克萊爾西昂,茫然的同時眼睛里也透出絲絲好奇。


然後被後者猛擊肋骨並用愉快的笑容說著勇者桑的眼神好惡心這樣嫌棄的話。


》3


“就算有了魔力,人類還是人類,還是會變老。”阿魯巴無比認真地解說,“唯一不同的是,隨著魔力日漸強大和控制力的提升,身體各個部位衰老的速度會減慢很多。”


“也就是說如果沒有魔力勇者桑就是皺紋滿面的老人,還真期待看到那樣的勇者桑啊。”在一旁偷聽的西昂迅速接下話茬,同時也不忘勾起嘴角表現出嘲諷。


“就算沒有魔力我也只是二十多歲好麼!皺紋滿面的老頭子那是什麼呀!”阿魯巴條件反射般的吐著槽,分分秒秒盡著吐槽役的義務。阿魯巴無奈地瞥了眼乖乖(並不)坐在椅子上的西昂,又掃了眼一同坐在台下的學生,指了指面前鍛煉魔力控制力的儀器,清了清嗓子讓學生們一個個上來測試。


那些有著魔力的人類孩子滿臉稚氣,帶著極為明顯的不安和期待接二連三走到儀器前,運用其身體裡的魔力使儀器運轉,而初學者的魔力掌控顯然並不如想象中那般順利,測試過程中漏洞百出,作為授課導師阿魯巴也習以為常在一旁根據情況變化從容不迫地安定下情勢。


阿魯巴這些年來真的成長了許多,不僅在身體上和魔力上,也包括了性格。


西昂默不作聲全程注視著阿魯巴,赤紅色的眼睛似有暗光閃爍。


》4


西邊的地平線上橘紅的太陽露出小小的扇形,五彩斑斕的霞光被稀稀疏疏的房屋遮掩。阿魯巴看了眼窗外,說著令人放心的話語安慰不小心弄壞儀器的學生,又將散落一地的碎片收進袋子里,熟稔地鎖上實驗室的門。


方才驚慌失措的學生不好意思地拱了拱鼻子,對著自己的導師鞠躬道歉。阿魯巴擺擺手,告訴對方控制魔力時的一些要點,順帶提醒要小心別傷了自己。學生期期艾艾地應著聲,轉而揮手與導師告別。目送著自己的學生遠去阿魯巴才轉身踏上回家的路。


阿魯巴處理這樣的事情已經很多次了。新手初次控制魔力難免會出現因急於求成使魔力爆炸損壞設施的情況,而阿魯巴的解決方法一直都是親自修復。不過這次的意外中儀器碎裂得有些徹底,修復起來會更麻煩些。


等到阿魯巴敲開家門時,四周已完全掛上黑幕,偶有幾顆明亮的星星閃爍著。給他開門的那人自然而然地接過裝滿碎片的袋子,徑直朝屋內走去。


中午留下殘羹的飯桌已被收拾乾淨并擺上了新的飯菜,阿魯巴頗為興奮地換下了大衣,到飯桌前坐好,眼睛轉向同居人的方向。那人解開了袋子正用魔力試圖將碎片還原,對方的魔力顯然比他強了許多,平時要花點時間的修復工作此時縮短至兩三分鐘。修補結束后那人將珍貴的儀器放到一邊,褪下手套塞進抽屜裡,然後取了碗筷坐在阿魯巴的旁邊。兩人開始例行每日必有的晚餐時間,在專心對抗飯菜的同時也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


“西昂回來了。”餐盤裡的各色美食已經見了底,阿魯巴趕在晚飯結束前突然蹦出這句話。


“是嗎。”那人並無太大的反應,只是放慢了的咀嚼速度和略微放空的眼瞳透露出他的若有所思。


“他察覺到了,關於我。”


“辛苦你了。”對方露出了笑容,“我的行蹤就如實告訴他好了。”


TBC.


有些亂七八糟的求不嫌棄【。

第一篇設定還算完整目標是成品的BL竟然是在殘念下開寫的,我該說什麼_(:з」∠)_

评论(3)
热度(29)
Top

© Abel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