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白嫖。光速退步。社恐话废。总之慎fo。

 

聽風

有關配角索德,不感興趣可跳過_(:з」∠)_


前文鏈接

3   4

》番外①


“嘿索德,剛才那一下還真是夠狠啊!”兀自套著沉重甲胄的男生感到右肩猛地一沉,回過臉去一張帶著爽朗笑容的臉進入視線。索德不自覺地笑了出來,答道:“抱歉,其實如果不是運氣好我也贏不了。”

自小與索德一起長大的男生進一步勾住身邊人的脖子,正想繼續閑聊些什麼,卻被突然響起的尖銳號令終止,不如意地撇撇嘴,服從號令胳膊放下跟著身邊人的步伐略顯急促地趕到集合場地。

那位鬍鬚蓄滿下巴的粗壯男子正是剛剛發號施令的三十二批戰士的總領隊,只見他清清嗓子,先是滿意地環視著各位準戰士,然後抬高聲音對通過測試的各位表達自己的祝賀,又簡略地安慰下只能選擇在家勞作的孩子們,接著神色嚴肅地發表自己的上位演說。

趁著長官滔滔不絕的時候,尚未成年的孩子們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壓低了聲音互相聊天。索德的夥伴雖剛剛戰敗,但也因自身足夠強健的身體成功當選,從長官開口起臉上的驕傲毫不遮掩地表現出來。這樣的神情在總領隊談及離家勿念家時有了變化,兩邊眉毛相平,眉間深皺且凸起,嘴唇翕動,但索德還是聽清了夾雜在模糊不清的語句中反復提及的詞語——“母親”。

仿佛被一道驚雷劈中全身的細胞都震悚著,索德抑制住內心的波瀾,反而像一座雕像保持著筆直的站姿。


索德小時候很討厭上學,討厭大腦被硬塞進些古板枯燥的東西,因此他非常厭惡每天早晨教師必定會帶領學生朗讀的用密密麻麻難懂的生僻詞彙讚頌神明的書籍——讚美詩簡直是他的噩夢——即使他對神並不抱有偏見。

索德的家庭很普通,信奉神愛戴神,生活的每一細節都遵從神的旨意,包括除了特殊情況只能待在家裡也會堅守著時間就好像真的是在教堂里在神父的引導下與眾人一同禱告一樣。父母的種種行為舉止使索德從小就深信自己的家庭對神的愛慕之心是忠誠無二的,儘管他對晦澀的讚美詩沒有半分好感,但他一直认为这是编写者的过错,神明的形象才不会因世人胡乱的杜撰存有瑕疵。

当时只要不要上学其他的时间就算是到别人家里干杂活也是十分开心的。毕竟小孩子是很容易满足的,前提是找对了方向。索德很黏母亲,在家时恨不得每一秒都拉着母亲的胳膊,以自己还是小孩子这样的借口硬是缠着。因此有不少到家里做客的大人总是打趣道明明是个男子汉一副没了母亲不能活的样子怎么像话呢。索德也会昂起头义正严辞地回答自己是战士应当每分每秒尽到保护的职责。大多数时候大人们会被逗乐,随口称赞着,也会有人来了兴致,变得更加好奇,带着笑意认真地指出这样子只能给母亲添麻烦。索德心里被惊到乱成一团,表面上还是理直气壮硬着头皮回击说自己才不会是母亲的拖累,然后暗自希望对方别再问下去。

小孩子有时会因为一句微不足道的话语疑神疑鬼地担心个半天。索德顯然也不例外。平時吵吵嚷嚷的小孩子不安地絞著手指,幾次看著專心做著家務的母親欲言又止,癟著嘴巴一副被欺負的樣子。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睡覺前。已經和父母分床睡的索德望著母親忙碌的身影發呆,另一邊的母親像是感覺到了,突然停下動作看回去,正好對上孩子來不及別開的目光。母親靜靜地看著孩子躲躲閃閃極度不安的模樣,輕輕地笑了出來。坐在床上的孩子漲紅了臉,母親從櫃子上抽走一本硬皮封面的書,走到孩子床邊坐下,一如既往唸著孩子最愛聽的故事。

索德知道母親早就察覺出了他的想法卻不說破,這樣一來糾結於大人們從未在意的問題的自己感覺很小孩子氣。身邊的朋友都和自己差不多年齡,唯獨自己這樣多愁善感,很沒用吧。

不過他應該沒有給母親添麻煩吧?索德明白自己並不是人人口中安分守己的乖孩子,他會在老師講課時不做掩飾地呼呼大睡,會跟著一群男孩子到處瞎鬧渾身髒兮兮地回家,會不小心撕裂了貴重的一角……可是他也會被氣呼呼的老師叫醒後誠懇地道歉,也會在回家的途中為母親采一捧淡雅的野花,也會誠實地承擔自己犯下的過錯。

孩子所做的很多在大人看來不懂事的行為多是無心造成的,索德不知不覺間犯了錯誤可他願意去彌補,因為他不願讓母親擔心。所以索德從未像其他調皮的孩子那樣九點鐘以後溜出去玩,那樣母親會為他提心吊膽。而這正是索德一直以來極力避免的。

從索德決心成為戰士的那時起,他就給自己定下要求,其中有一項標了重點的內容就是多和父母在一起。父親早出晚歸,很多時候只有在法定假日全家才能聚在一起輕鬆地度過時光。由此一來索德只能將原計劃的兩個人更換成重點對於長時間呆在家裡的母親。其實大多時候計劃只是個幌子,索德來自內心的對母親的不捨才是使他持續不斷粘著母親的主要動力。

可是如果他真的給母親造成了困擾,就是悖逆了自己的初衷。戰士是不能成為他人的負擔的。

“作為一個孩子的母親,我很高興被你依賴。”母親見他出了神,也中斷了故事內容,一字一頓地闡述著內心深處想要傳達給索德的想法。“我很高興你願意待在家裡陪著我一整天,我很高興你願意為我講述令你感到新奇的不可思議的物或事,我很高興你遇到了解決不了的事找到我請求幫助。你還是個孩子,儘管在一天天不斷長高長大,但你對我有所依賴,我也可以更長久地疼愛你,作為你的母親幫你處理一些麻煩,在你成人前盡可能地陪護你。我還想多當一會被小孩子粘著不放的母親。”

索德怔怔地聽著母親用著慢悠悠的腔調吐露著真心話,總感覺很不真實。他不明白。

然而對於母親來說,就算再護著些也沒有關係,甚至用不著刻意去磨練他,長大成人的過程中心態自然而然就會發生轉變。她知道什麼時候該冷漠,什麼時候該平和,而現在還不需要著急。隨著時間的推移,總有一天父母要看著孩子遠去。


“我還想再當一會被小孩子粘著不放的母親。”


索德覺著鼻頭一酸,連忙睜大雙眼努力不讓眼眶里的透明液體落下,裝出全程專注聽演說的模樣。身旁的朋友還在絮絮叨叨地說著,索德卻無暇去偷聽了。

最前面的長官終於結束了上位演說,一板一眼地背著誓詞,之後便是各位準戰士的齊聲宣言:

“我将仁慈地对待弱者,

我将勇敢地面对强敌,

我将毫无保留地对抗罪人,

我将为不能战斗者而战,

我将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

我将不伤害妇孺,

我将帮助我的骑士兄弟,

我将忠实地对待朋友,

我将真诚地对待爱情。”

記憶中那個永遠和藹的聲音與此重合,他恍然回到了那間簡樸整潔的小屋內。母親坐在微弱的燈光下靜靜唸著故事書,已有些粗糙的臉部皮膚線條被陰影柔化,安寧的像是一幅古老的油畫。

粗心的孩子索德弄丟了重要的油畫,可再也沒有人溫柔地笑罵他了。


To be continued...

注釋①:騎士宣言是骑士在册封典礼上要说的誓词。前半段由领主,主教或者将被册封者的父亲来说。百度上給的翻譯太霸氣就不複製過來了,感興趣的話請自行搜索。

由受封者說: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我将仁慈地对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将勇敢地面对强敌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将毫无保留地对抗罪人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将为不能战斗者而战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将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将不伤害妇孺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将帮助我的骑士兄弟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将忠实地对待朋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我将真诚地对待爱情

(摘自百度百科)


评论
热度(5)
Top

© Abelia° | Powered by LOFTER